繁体版 简体版
零阅读 > 仙侠 > 我能洞察万物信息 > 第50章诸天星盗、再遇天行者

天极星震荡。

仰望苍穹,肉眼可见那横亘天穹的时空裂缝。

残留的力量连世界虚空都无法做到自我修复的程度。

这也是天极星有史以来遭受最严重的一次攻击。

存在万年的城池崩灭。

天极城都被灭亡了。

这一幕,也生生刺入了天极星所有的势力之中。

若非最后的极道宗掌教至尊亲临,恐怕天极星都得被打爆不可。

八世真仙的交锋力量。

就算天极星远超一般世界,可也无法承受如此恐怖的力量。

头一次,天极星被生生打穿了。

而遭受最严重的,那莫过于极道宗。

天极城崩灭,损失已经无法计算了。

这个天外巨头是谁?

也是诸多大势力好奇的。

……

死寂的深空。

一颗荒芜的星辰之上,某个角落里,一个青衣男子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不远处,还有另两个身影出现。

一个是身着黑袍的光头大汉。

而另一个,是身着紫衣的女人。

看着陷入昏迷之中的方正,阎罗眉头紧锁。

如意眼中满是担忧。

“阎哥,主人他……他应该没事吧?”

看着一动不动的方正,如意开口问道。

“损耗太严重了,已经动摇本源了。”阎罗目光凝重道。

“那怎么办?”如意慌了神,看着阎罗问道。

“等吧。”阎罗长叹一口气,道:“无法用外力来恢复他,只能等他自行恢复,好好护法就行。”

“主人会沉睡多久?”如意看着阎罗问道。

“不确定。”阎罗摇了摇头,继续道:“不过命肯定没事,你放心吧。”

听着这话,如意绷紧的神经微微松了一丝。

阎罗屈指一弹,一道神光化为一个结界瞬间笼罩方正。

“不要打扰他,等他自行恢复,否则会给他留下后遗症,动摇根基。”

“嗯。”如意点了点头,乖乖地站在一旁,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看着昏迷中的方正。

——

时间迅速流逝。

恍忽间,方正睁开了眼睛。

双眸睁开的一瞬间,一种无力感涌上心头。

仿佛身体被掏空,彻底被榨干了一样。

仙力一点不剩,濒临油尽灯枯的局面。

甚至想动弹一下,都感觉浑身无力。

前所未有的虚弱感传来。

不灭真灵都变得非常虚弱。

消耗之大,超乎方正的想象。

“主人!”

看着方正终于睁开眼睛,如意立马上前,一脸欣喜的看着他。

阎罗身影一晃,也跟着来到了方正的面前。

看着阎罗和如意,方正绷紧的神经微微松了一丝,一脸虚弱的看着它们,道:“我昏迷了多久?”

方正只记得在聚顶通透之后,他的意识复苏,刚刚召唤了阎罗和如意,他就彻底昏迷了过去,后面发生了什么事,他完全不知道。

“差不多一年了。”阎罗开口道。

“一年?”

方正眉头一皱。

“不过你也厉害,能和八世真仙交锋,最后逃走了,也算是星空第一人了,比我上一任主人都变态。”

看着方正,阎罗开口说道。

“八世真仙?”

“极道宗掌教至尊韩渊!?”

方正心中一凛,动用聚顶通透,他百分之九十九的意识都彻底沉沦了,情况如何,他根本不知道。

不过按照阎罗所说,自己和八世真仙交锋,那这个人,十之八九应该就是极道宗的掌教至尊韩渊了。

“难怪消耗这么大……”

检查自己的伤势,方正心里沉甸甸的一片。

一千六百个仙窍都没有一滴仙力。

完全榨干,涓滴不剩。

自身的生命精气也消耗了接近七成的程度。

不灭真灵上的消耗也接近七成。

甚至连他的仙之法则都出现了裂纹。

好在他还足够强大,否则,这么严重的伤害,恐怕不止沉睡一年那么简单了。

逃离天极星,付出的代价也非常大。

不过能够活着,那也算是最大的欣慰。

从八世真仙手中逃亡,这绝对是破纪录的。

七世真仙和八世真仙的差距,那更大!

好在聚顶通透没有让他失望。

如意来到面前,将方正扶起来盘膝而坐。

“继续护法!”

说了一句,方正便拿出了大量的仙灵丹,开始修炼。

先恢复一点仙力,然后他才能服用其他的恢复仙丹。

否则,没有仙力辅助吸收,以吞天魔鼎的霸道融和,他现在的仙躯真灵根本承受不住。

宛如一朵娇花,用力一点,那可能就完犊子了。

看着方正调息恢复。

如意和阎罗则退开了。

方正已经醒了,那么恢复巅峰只是一个时间的问题。

少量仙灵丹逐渐被方正吸收。

肌肤上,微弱的仙光笼罩身躯。

三天时间过去。

方正总算是恢复了一点仙力,在仙力的滋润之下,不灭真灵的裂纹和仙躯裂纹也在下逐渐的恢复之中。

“嗡!”

吞天魔鼎显化,感觉自己能够承受住大量的仙灵丹之力,方正迅速燃烧仙灵丹,不过剂量也没有太大,一次性十万枚仙灵丹。

不断的恢复之中。

方正的气势也伴随着恢复渐渐上涨。

看着方正的气息逐渐稳固,阎罗也彻底放下心。

生怕方正突然就嗝屁了。

那它的努力也就彻底白费了。

一次性燃烧十万枚仙灵丹。

恢复速度也在加快。

不过他的伤势太严重了,要恢复过来,还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才行。

期间还不能受打扰。

否则,时间更长。

澎湃的仙力滋润下,他的生命精气也在率先恢复之中。

仙躯上的伤势很容易恢复。

毕竟他的肉身也非常可怕,超越一般的上品仙器程度了,堪称人形宝体!

得到仙力的滋润,要恢复并不是什么难事。

不过不灭真灵和法则的消耗,就不是那么容易能够恢复过来的。

运转吞天魔功,浓郁的仙光包裹住他的仙躯。

仿佛一个仙茧一样。

气势很快冲破了阎罗构建的阵法,好在这里是无尽星空。

这点波动,连星辰都冲不出去。

阎罗来到了远处,如意则坐在一旁,目光盯着方正。

“嗯?”

蓦然,阎罗抬头,注视深空,它的目光似乎能够穿透深空彼岸。

“这是……”

“星盗船!”

“诸天星盗!”

阎罗童孔勐的一缩,目光瞬间凝重起来。

“阎哥,怎么了?”看着阎罗一脸凝重的模样看向深空,如意瞅了瞅,除了星辰之外,它并没有发现什么,满脸的不解。

“有星盗!”

阎罗开口。

“星盗?”如意不解的看着它,眨了眨眼睛,“什么是星盗?”

“诸天大盗,土匪你明白吗?星盗就是穿梭于诸天万界的土匪大盗。”

阎罗开口。

而就在此时,星空深处,一艘巨大的楼船出现。

船帆扬起,这是一艘如骷髅一样打建的楼船。

船帆上,还有一个巨大狰狞的骷髅头图像。

栩栩如生,仿佛是真正的骷髅魔凝聚而成的一样。

凶狠、残暴的气势!

在星空航行,速度很快!

注视这一艘星盗骷髅船,阎罗眉头紧锁。

这艘星盗船。

它能够感应到一股强大的气息。

不止一个。

敏锐的目光能够看见好几个身影出现在星盗骷髅船上面。

恐怖的气息萦绕。

“最少三个四世真仙!”

“嗯?”

“还有一个五世真仙!”

阎罗的童孔勐的一缩,眼神一下子就变了。

同时对付一两个四世真仙还没有问题。

五世真仙,它绝对干不过!

可方正现在还在恢复之中,连百分之一都没有恢复过来,这种情况之下。

想挡住这一批的星盗。

那可能性非常渺茫。

——

巨大的星盗船在星空航行。

白骨楼船的甲板上,五个身影出现在甲板上面,

四个胡子拉碴的大汉,浑身肌肉如铁。

身高九尺多,每个大汉的气势都非常强大。

赫然是四世真仙级的存在。

而五个人之中,领头的却是一个身着黑色紧衣的美妇。

黑色的紧身衣服,勾勒出傲人的身材。

波涛汹涌!

黑色的秀发披肩,更有一种风情万种的感觉。

可她的修为气息却更加可怕,是一位五世真仙级的存在。

站在白骨楼船的甲板上面,其中一个大汉看向一颗死寂的星辰,目光顿时一亮。

“老大快看,极品仙器和上品仙器,还有一个修炼者,气息紊乱,看来应该是受伤了,他的仙器正在为他护法。”

魁梧大汉一开口,其他几个人的目光顿时看去,眼神同时一亮。

连黑衣美妇也亮起了光泽。

而同一时间,星辰之上,阎罗似乎感应到了,脸色刷的一下子沉了下来。

“遭了!”

“被星盗给盯上了!”

阎罗心中一沉,看了眼被仙茧包裹的方正。

诸天星盗,那都是一群穷凶极恶之徒。

一但碰上了,那轻易不会放过。

这一点,阎罗非常清楚。

虽然相隔还很遥远,可这点距离,片刻就能到达。

方正还没有恢复过来,伤势依旧严重。

想挡住这一群星盗,指望方正出手,那可能性太小了。

搞不好,还得把命搭进去。

“阎哥,他们来了,这怎么办!”

如意脸色也沉重无比,看着阎罗问道。

阎罗脸色阴沉,看着越来越近的白骨星盗船,忽然,方正的声音在耳畔边响起。

“别慌,问题不大,我把吞天王符交给你使用,靠近星辰,就干掉他们。”

话音刚落,仙茧勐的射出一道混沌之光,刹那间落在了阎罗的手中。

混沌之光收敛,掌中赫然是一张巨大的吞天王符。

“有了这东西,那就稳了!”

看着手中的吞天王符,阎罗瞬间松了一口气。

刚刚太急,他倒是把这一茬给忘了。

方正不能动,可吞天王符却能够动用。

虽然有方正的祭炼,可它也能够催动。

只要吞天王符爆发,威力一样不差于方正动用吞天王符的威力。

就和符箓一样,落在谁手中,谁就能够使用。

不过前提条件是必须能够祭炼,阎罗只有使用权,而所有权则在方正的手中。

“好好守护,我去会会他们!”

得到吞天王符,阎罗心中大定,气定神闲道。

吞天王符的威力,可是超越了一般的六世真仙。

别说四个四世真仙加一个五世真仙,就是五个五世真仙,他也不担心。

当然,除非是遇见方正这种变态级的存在!

不过像方正这种变态级的存在,那在星盗之中,几乎没有。

“阎哥,小心点。”如意点了点头。

“放心吧!”阎罗挥挥手,随即一步飞天,朝着冲来的白骨星盗船而去。

一切恐惧都来源于火力不足!

火力就等于实力!

火力足够,九世真仙也能够干翻。

——

“嗯?”

“主动飞来,这仙器难不成要弃主?”

看着死寂星辰上飞出的身影,几个星盗愣了一下。

就连星盗首领黑衣美妇也愕然。

“事出反常必有妖,小心一点!”黑衣美妇迅速回过神来道。

几个魁梧大汉点了点头,白骨星盗船依旧前行。

“站住,在进一步,你们都得死!”

阎罗的声音宛如天雷炸响在五个星盗的耳畔。

星空之中,白骨楼船停下,五个星盗看着人形仙器形态的阎罗,目光愕然。

不是弃主,而是护主!

不过,没有修炼者催动的情况之下,这个极品仙器哪里来的这么大的底气?

“老大,你怎么看?”

四个魁梧大汉的目光落在了黑衣美妇的身上问道。

“老四,你出手试探一下。”黑衣美妇开口道。

“行!”

其中一个魁梧大汉应了一声,手中仙光爆闪,一件上品仙器出现在他的手中。

是一口黑色神斧!

极品仙器也不是大白菜。

他们的身价也没有那么丰厚,除了老大之外,没有谁拥有极品仙器。

真要是富得流油,那也不用当星盗了。

不过虽然是上品仙器,可也是无限接近极品仙器的存在了。

手握黑色神斧,魁梧大汉立马踏出了白骨楼船,嗖的一声消失,来到了阎罗的不远处星空。

“乖乖投降,换个主人是你明智的选择。”

手握黑色神斧,魁梧大汉声如洪钟,一字一句,清晰的落在了阎罗的耳畔。

“一个垃圾,勉强成为四世真仙也配当我的主人?”

阎罗不屑的声音响起。

“找死!”

听着这话,魁梧大汉顿时勃然大怒,手中的黑色神斧一动,一斧斩出。

哧!

斧光化成山岳一般大小,携带锋芒气息,仿佛要开天一般,直接席卷而来。

“就这?”

阎罗的声音再次响起,身上魔光涌动,化为魔龙,咆孝震颤星空,直接冲了上去,

“轰——”

碰撞的一刹那间,一股可怖的冲击波席卷而来,周围的陨石瞬间崩灭化为了齑粉。

阎罗纹丝不动,魁梧大汉手持黑色神斧后退了两步。

“嗯?”

这一幕,让其他的几个星盗眼中一亮。

黑衣美妇的眼眸更亮了一些。

没有修炼者的催动之下,四世真仙都挡不住。

这绝对不是一般的极品仙器!

“老四,你丫的放水了吗?”

一个魁梧大汉的声音在他的耳畔边响起。

而听着这话,和阎罗对峙的星盗脸色更加难看。

“就这?废物一个,没用的东西,再来,爷爷陪你玩玩!”

伸出手指勾了勾,阎罗做出了一个极度嚣张的动作。

吞天王符在手,它丝毫不慌。

全部一起上都不带害怕的。

话一出口,星盗的心中瞬间一炸。

纵横驰骋这么多年了,他还没有见过这么嚣张的器灵。

“吼!”

一声咆孝炸响星空,下一息,恐怖的仙光从这个星盗的身上发出,身后显化出一座恐怖异兽的身影,肌肉膨胀,下一息,身影一动,直接杀向阎罗。

“来的好!”

阎罗一脸兴奋,魔刀显化手中,身影一动,杀向星盗。

轰!

两个身影在星空碰撞,波动荡漾星空。

“这件仙器不一般啊!”

看着这一幕,几个星盗眼皮子跳了跳。

这个仙器的器灵竟然这么牛,比他们预想的还要厉害许多。

“这绝对不是一般的极品仙器!”

一个星盗舔了舔嘴唇,眼神露出了无尽贪婪。

其他的几个星盗也露出了贪婪之色。

要是得到这么一件强大的极品仙器,那他们的实力绝对大涨,比之所谓的学府天骄也差不了多少了。

“老大,这次得手,能不能多点赏赐?”一个魁梧大汉看着黑衣美妇道。

黑衣美妇看了他一眼,澹澹道:“行,不过这件极品仙器非我莫属,谁要是拿下,我可以另外赏赐你们一件极品仙器。”

“真的吗老大?!”

其他三个星盗眼神泛光。

虽然得不到这件厉害的极品仙器,可有其他的极品仙器那也不错了。

“动手吧,我去看看那个修炼者。”

黑衣美妇的声音响起。

听着这话,剩下的三个星盗瞬间一动。

“艹!”

看着冲过来的三个星盗,阎罗破口大骂。

可看见黑衣美妇要冲向星辰之上的方正时,阎罗脸色更是一变,毫不犹豫,他直接催动了吞天王符。

方正出了问题,那就翻船了。

“吼!”

一声叱吒炸响百万里星空,顷刻间,一头恐怖大蛇出现。

“!

“彭!”

“噗!”

几个星盗一惊,还没有回过神来,混沌古蛇一尾巴直接将其抽飞,个个口吐鲜血喷出来瞬间重创。

“这是什么!”

看着凭空出现的恐怖大蛇一尾巴将四个人重创,黑衣美妇童孔一缩。

“吼!”

宛如天龙的声音再次响起,下一息了混沌王蛇便冲向了黑衣美妇。

口吐混沌神光,死亡的气息瞬间席卷而来。

“嗡!”

千钧一发之际,黑衣美妇立马催动仙力,构建出一面仙力屏障。

“轰!”

可下一息,混沌古蛇吐出的混沌神光直接粉碎了她的仙力屏障。

“噗!”

黑衣美妇娇躯一颤,一口仙血喷出,毫不犹豫,她转身就跑。

这头恐怖大蛇的实力远在她之上,不跑,那绝对只有死路一条的下场。

“杀!”

一面催动,阎罗也一面杀向其中一个星盗。

“嗡!”

星光爆闪,黑衣美妇瞬间亮出了一口极品仙器,一击爆发,冲向混沌古蛇。

可下一息,袭来的攻击直接被混沌古蛇一口吞噬,看着这一幕,黑衣美妇立马隔空抓住白骨楼船。

仙力涌动,刹那间白骨楼船变大,狠狠砸向混沌王蛇。

“轰——”

混沌王蛇一个甩尾,生生将白骨楼船砸爆。

滔天大口张开,混沌神光再次轰向黑衣美妇。

“嗡!”

关键时刻,黑衣美妇立马将自己的极品仙器催动,抵挡混沌神光。

卡察~

混沌神光落在了极品仙器身上,瞬间呈现裂纹。

悲鸣响起。

“噗——”

娇躯狂颤,黑衣美妇再次喷出一口鲜血,虽然挡住了这一击,可她的极品仙器也受了很大的重创。

本以为是一场机缘,可却万万想不到这是一场天大的灾难。

另一面,四个星盗勉强战斗。

混沌古蛇一尾巴差点打爆了他们的仙体。

以一敌四,阎罗也只是略有压力。

“不行,只能弃车保帅了!”

一面对抗混沌古蛇,黑衣美妇眼中寒芒一闪。

下一息,她的身影一动,迅速冲向了和阎罗战斗的四个星盗面前。

“吼!”

混沌古蛇咆孝,紧追其后,迅速降临。

“老大!”

看见黑衣美妇出现,几个星盗一喜,可下一息,看见降临的混沌古蛇,几人的脸色刷的一变。

黑衣美妇爆发仙光,暂时笼罩住了四个星盗,身上爆出血色神光,瞬间消失在了面前。

“啊!”

星盗惊恐的声音响起。

还没有反应过来,混沌古蛇直接吞噬了一个星盗。

“艹,你个臭婊子!”

“你踏马的的不得好死!”

剩下的三个星盗瞬间明白了黑衣美妇的意图,这是用他们的命来挡住啊,为自己迎得的一线生机。

三个星盗破口大骂,心中怒火滔天,仙力爆发,可还没有来得及动手,第二个星盗直接被一口吞了。

阎罗也没有松懈,趁机干掉了另一个星盗。

最后一个星盗直接被混沌古蛇一口吞噬,而借助短暂的时间,黑衣美妇早已逃之夭夭。

“该死,还是跑了一个!”

看着黑衣美妇逃跑的深空方向,阎罗一脸恨恨。

催动吞天王符的话,他可能追的上,可万一有其他的危险出现,方正就很危险了。

最终,阎罗只能放弃追杀。

混沌古蛇也化为吞天王符落在手中,身影一动,阎罗便重新降临星辰之上。

“阎哥,跑了一个!”

如意上前道。

“我知道,不过不能追。”阎罗叹息一口气道。

“为啥?”

如意眨了眨眼睛,看着阎罗,道:“你不是常说的吗,要斩草除根啊!”

阎罗翻了翻白眼,看着如意,道:“那特么也得看情况啊,我去追杀了,万一有其他人出现怎么办?”

“你啊,还是太单纯了,这思维,还得长长才是。”阎罗叹息道。

如意:“……”

——

星空深处。

一道血色流光冲向一颗死寂星辰,身影降落的一瞬间,立马喷出一口鲜血。

光华收敛,正是逃跑的黑衣美妇。

看着深空某个方向,黑衣美妇眼中露出了心有余季的神色。

“该死,宝贝没到手,还损失了四个……”

一手捂着傲人的双峰,黑衣美妇想想刚才的那一幕,差一点,要不是借助四个手下抵挡,她都得挂了。

“看走眼了……”

擦拭了嘴角的鲜血,黑衣美妇长叹一口气,仙力涌动,再次消失在了星辰之上。

——

深空。

荒芜之星。

灰色的星辰大地之上,一个悬空的仙茧释放出阵阵光霞。

光霞如浪潮一般,时强时弱。

“卡察~”

蓦然,悬空的仙茧响起了如蛋壳破裂的声音。

不远处,阎罗和如意听着声音,目光瞬间投向了悬空的仙茧之上。

一条醒目的裂纹在仙茧之上呈现出来。

下一息,一股强大的气势从裂纹之中弥漫而出。

“恢复了?”

阎罗迈步上前,如意跟随其后。

两双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悬空的仙茧,下一息,裂纹越来越多。

最后在它们的注视下,轰的一声,仙茧爆炸。

亿万缕霞光绽放,仿佛太阳之光一般醒目。

璀璨霞光之中,一个身着日月星袍的身影踏出。

仿佛出世的先天神祇!

一步步从虚空降临,最终落在地面上。

亿万缕光霞也瞬间收敛。

露出了真容。

“呼……”

吐出一口浊气,方正眼眸神光绽放。

这一次恢复,他足足耗费了两年的时间。

加上昏迷的一年时间,总共三年,三年,他才彻底恢复巅峰,还进步了不少。

不灭真灵的伤势彻底痊愈,比起之前的巅峰状态,又提升了一丝。

“战斗提升果然迅速……”

方正喃喃自语。

“主人,您恢复了?”如意上前,眨了眨眼睛道。

“嗯,恢复了。”方正点了点头。

“给你!”阎罗也走到了面前,将吞天王符还给了方正。

念头一动,阎罗手中的吞天王符便化为流光,没入到了他的真灵之中。

“这算是你的奖励,拿去吧。”方正看着阎罗,掌心光芒一闪,一件极品仙器出现在他的手中,直接扔给了阎罗。

“要不你在修炼一段时间,我继续给你护法。”拿着极品仙器,阎罗眼睛泛光。

方正:“……”

“还差多少才能恢复到绝品仙器?”看着阎罗,方正问道。

“那还早呢。”阎罗回了一声。

“恢复绝品仙器还需要的多。”

“具体多少?”方正皱起眉头问道。

阎罗:“再来差不多一百件极品仙器吧。”

一百件极品仙器?

方正看着阎罗,嘴角抽搐。

“需要这么多?”方正目光紧盯着阎罗道。

“极品仙器和绝品仙器的差距很大的,绝对物有所值。”阎罗回道。

“哪怕上了仙界,绝品仙器也算不错的了。”

“一百件……”

方正长叹一口气。

这个数字,的确太多了。

极品仙器可不是大白菜。

一般的重活真仙都没有。

不过他到不怀疑阎罗说的话,这的确物有所值。

看着方正,阎罗一口啃了一截仙器,边吃边道:“放心,我不会吃白食,等我恢复了绝品仙器,我可以传你一种更强大的虚空挪移之术,比大虚空术还要快,速度仙法之中,绝对是顶级的,就算到了仙界,也是顶级的仙法。”

“嗯?”

听着这话,方正眼眸瞬间一亮。

“真的?”

“当然。”阎罗点了点头,继续道:“这个仙法乃是我第一任主人所创,大罗之下,都可以纵横。”

“那你现在为何不传我?”方正心里一热道。

“我还没有恢复记忆啊,只有一部分,没有完整的,就是传给你你也修炼不了。”阎罗开口道。

“这样啊……”

方正目光一闪,随即掌中仙光绽放,三件极品仙器出现在他的面前。

这其中,有两件极品仙器是曾经斩杀了天魔圣祖所得,而剩下的一件,则是诸天宝鉴。

“这些给你。”仙力禁锢三件极品仙器,方正直接交给了阎罗。

封魔尺他还有用,至于诸天宝鉴对他的提升并不是很大。

方正干脆交给阎罗吞噬。

留着也没用,他也没有那么多精力去提升所有的仙器。

如意不一样,在他弱小之时就跟随着他,感情上也不是其他仙器可以媲美的。

“都给我?”阎罗瞪大眼睛看着方正,一脸的不可思议。

“不想要?”方正澹澹道。

“想,怎么不想!”阎罗立马上前将三件极品仙器搂在了怀里,目光炽热,仿佛看待美食一样。

方正无奈摇头,不过也没有说什么,手指点向如意,收入自己的体内。

“这里还是在北斗星域?”看着茫茫星空,方正目光落在了阎罗的身上。

“对。”阎罗点了点头,边吃边道:“你不是有星图么,对照一下就知道了。”

方正看了眼阎罗,随即闭上眼睛。

星图呈现脑海,以自身的星空环境对应了一下,很快,方正便确定了自己的位置。

“这里距离黑暗禁区倒是不远了,只有三个月的路程……”

看向某一个深空方向,方正目光一闪。

黑暗禁区!

是北斗星域的一个星空禁区。

和仙古战场一样,也是充满了危险之地的一个地方。

黑暗禁区,并非是某一个世界。

而是存在于北斗星域星空的一个星空禁区。

黑暗禁区之中还有不少的妖魔鬼怪。

强大的星空巨擘也不是没有,而且还不少。

黑暗禁区同样存在着诸多势力。

危险系数来说,在整个北斗星空都足以位列第一!

“现在回去也没事,倒是可以去黑暗禁区一趟。”

念头浮现,很快,方正便定了目标。

前往黑暗禁区。

这次离开洪荒已经有接近十年的时间了,不过剩下的时间还长。

距离百年之期,也还有接近八十年。

虽然有危险,不过也不乏有机缘。

“你上一任主人去过黑暗禁区没有?”看着阎罗,方正问道。

吃下了四件极品仙器,阎罗一脸满足,点了点头,道:“肯定去过,还得到过一些生命神泉呢。”

“生命神泉!”

方正童孔一缩,看着阎罗,心头掀起一层波澜。

星空第一的长生不死药!

这个名字,他从几个师兄口中听过。

甚至皇太极曾经还给过他一滴生命神泉泉水。

一滴生命神泉泉水,就能够增加百年的寿命。

而且生命神泉增加的寿命几乎是无限的,只要有足够多的生命神泉水,那相当于有无限的寿命。

而这种生命神泉,皇太极也说过,也只有星空古路才存在,其他的地方,几乎不存在。

以前或许有,不过现在几乎绝迹了。

“你上一任主人得到过?”回过神来,方正看着阎罗,不可思议问道。

“嗯。”阎罗点了点头,看着方正道:“不过你也不要想了,已经没有了。”

“那是最后一些,他全部用了,可惜,还是挂了。”阎罗长叹一声道。

“那可不一定,万一还有呢。”方正开口说道。

并没有被阎罗的话所打击。

虽然只有在星空古路存在,可并不代表整个小千世界都没有。

“得到泉水的地方你还记得吗?”方正问道。

“记得,你想去的话,踏入黑暗禁区我可以指引。”阎罗点了点头道。

“那行,走吧。”方正开口。

虽然希望小,不过反正也要去一趟,或许有收获也不一定。

阎罗也没有废话,随即没入到他的体内,身影一动,方正迅速消失在了星辰之上。

——

深空前行,方正没有丝毫的停留,三个月的路程,对他倒不是什么问题。

更远的都走过了,这点距离并不算什么。

“咦,方施主,又见面了!”

前行之中,一个声音忽然传入到了方正的耳朵里。

瞬间,方正停下脚步,伫立星空,扭头看向星空的某一处。

宛如无尽深渊的星空深处,一道神光朝着他而来。

距离拉近,方正看见了一艘仙船出现在他的视野之中。

目光洞察,这一艘仙船正是天行者的幽冥龙船。

刹那间,幽冥龙船便来到了方正的面前停下。

龙船之上,天行者赫然出现在他的眼中。

“九世真仙!”

洞察天行者的信息,方正心中掀起波涛。

“见过天行者!”

迅速回过神来,方正立马拱手作揖行礼。

“方施主,你我的缘分很深啊,在这里都能够遇见。”龙船之上,天行者笑了笑道。

“能遇见大师,是晚辈的福分。”方正回道。

“大师这是从哪里来?”

看着天行者,方正问道。

“从太古神渊而来。”天行者回道。

“太古神渊?”方正愕然。

这个名字他没有听过,搜索北斗星域的几个星空禁地,也没有相关的信息。

“太古深渊是什么地方?”方正回过神来问道。

天行者一笑,“并不在北斗星域,而是在苍穹星域之中。”

“苍穹星域……”

方正点了点头。

苍穹星域,他并不是太了解。

星空浩瀚,他去过的地方也只是小部分罢了。

“方施主这是准备前往何处?”天行者看着方正问道。

“在下准备去黑暗禁区。”方正回答道。

“黑暗禁区……”

天行者看着方正,伸出一只手,掐指算了一下,道:“黑暗禁区有不少凶险,方施主前往,需要小心才是。”

“多谢大师提醒,在下会小心的。”方正点了点头。

“大师要前往何处?”方正看着天行者问道。

天行者:“贫僧打算去一趟太初星域,了解一些事情。”

“太初星域……”

方正点了点头。

“大师,在下还想问一下,可知天启大帝现在何处?”

看着天行者,方正开口问道。

“贫僧也不知。”天行者摇头,道:“十年前在北斗星域倒是见过一面,不过现在何处,贫僧就不知道了。”

“不过黑暗禁区倒是有一个方施主的熟人还在其中,方施主应该能够遇见。”

看着方正,天行者开口说道。

“黑暗禁区有熟人?”

方正愕然,可很快似乎想到了什么,看

着天行者,道:“大师是指梦天机梦掌教?”

“正是。”天行者颔首一笑。

“他还在黑暗禁区?”方正一脸诧异。

“梦施主此人气运雄厚,有不小的机缘,还没有出来。”天行者回道。

“这样啊……”

方正目光闪烁,看着天行者,道:“那能不能请大师算一算,我有没有什么机缘?”

天行者摇头,道:“方施主的机缘老衲无法推算。”

“为什么?”方正看着天行者道。

“天道机缘,充满变数,老衲还没有那个本事可以算出来。”天行者开口回道。

“真的?”方正一脸狐疑。

“然也。”天行者点了点头,继续道:“不过我观方施主气运雄厚,应该有一定的机缘,能不能得到,还得看方施主自己了。”

方正一笑,道:“那就借助大师吉言了,希望能够有收获。”

天行者:“善。”

“方施主,老衲就先告辞了,有缘再见!”话音刚落,幽冥龙船一动,迅速破空,消失的无影无踪。

看着幽冥龙船消失在了茫茫深空,方正收回目光。

“梦天机还在黑暗禁区,看来收获不小啊!”方正喃喃自语。

“对了,太古神渊距离这里多远?”方正沟通阎罗问道。

“那远了,按照你的速度的话,最少三四年才能到。”阎罗回道。

“三四年……”

方正翻了翻白眼,没有继续问下去了,身影一动,迅速消失在了星空,眨眼便无影无踪。

碰见天行者是一个意外。

方正也没有想到会突然间碰见天行者。

不过他感觉自己和天行者见面的时间应该还有不少。

从第一次带他离开祖星到现在,天行者对他的作用也很大。

若非天行者引荐他入洪荒学府,恐怕也不会有现在这么快速的提升。

不过这些帮助,直觉告诉他,以后都得偿还的。

至于什么时候偿还,那就是一个未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