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零阅读 > 仙侠 > 原来我真的是剑仙 > 第269章:谁说开门一定要用钥匙?

妖域东部群山边缘,绿水环绕之地,坐落着一座人族与妖族混居的小镇。

小镇不远处的山顶,一道灰袍身影正在眺望小镇的灰袍身影忽然顿住,喃喃自语道:“看来另一边似乎是失败了……”

“这群废物果然靠不住,明明我都已经事先提醒过了!”

灰袍人暗骂一声,妖族果然都是一群没有脑子的家伙,如今计划成功在即,竟然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了岔子!

“淮知安啊淮知安,你还真是阴魂不散,走到哪都有你!”

深呼吸一口气,灰袍人平复了下心情,目光落在了远处小镇门口,正坐在清澈溪水旁发呆的短发女子身上。

那短发女子约莫二十岁出头,身形高挑,腰肢纤细,虽然随意坐着,可背部挺拔,气息中却带着一丝军中特有的彪悍凌厉之气。

而在短发女子背后不远处,身穿湛蓝色长裙的俏丽少女却是纠缠着一名抱剑少年叽叽喳喳。

抱剑少年意气风发,得意洋洋的似乎在吹嘘什么,而身边长裙少女虽然满脸不信,但嘴角含笑,目光一直落在少年身上,眼底掠过一丝爱慕。

奇异的是,在蓝裙少女的脖颈处,在阳光的反射下竟能隐隐能看到一片片不易察觉的鳞片。

“找到你了!”

灰袍人嘴角咧开,童孔中倒映出短发女子的身影。

那一天晚上从火灵鸟一族中突破重围的,除了火灵鸟一族的一些年幼族人外,就只有这个人族女子!

如果最后一把钥匙不在火羽昆身上,那就只可能在这曾见过上任火灵鸟一族族长最后一面的,裴殊的探子身上!

只要得到钥匙,他的计划才算是万无一失!

只是正等灰袍人打算动手时,却忽然神色一动,看向另一个方向。

在那里,正有两道神光从万妖城方向掠过,以极快速度靠近这人族与妖族混居的小镇。

当神光散去,灰袍人看清那两人的面目后童孔骤然一缩,想也不想的警惕看向是四周,随时准备拔腿就跑!

如果他没看错,那两个女孩中的其中一位正是时时刻刻跟在淮知安身边的一个女孩。

“难不成淮知安也来了?”

灰袍人眼中闪过一丝的惊疑不定,刚刚准备出手的心思瞬间熄灭,打算先看看情况再说。

……

妖王灵宫前,一道五彩之色环绕,旗面上阴阳太极图桉显化的旗帜迎风招展。

五彩之光落下,冥景神色暴怒的跪在半空中,奋力抬头,看向凤九璃的目光是不加掩饰的怒火!

“原来是你!

他就说他们几个前往妖王灵宫这件事明明都已经抹去了所有痕迹,又怎么会这么快被妖王发现,原来是他们中出了个内鬼啊!

看着气急败坏的冥景,淮知安有些好奇的问向梧桐:“她也是你前世安排的后手?”

凤九璃是妖王的人这一点他之前也并不知晓,还是在动手之前梧桐让他注意下凤九璃,然后凤九璃的四太五德旗与他剑光碰撞时,那种看似有力,实则完全没动真格的态度让他起了疑心。

直到最后凤九璃直接以四太五德旗将冥景镇压的举动,才让他有了种“果然如此”的感觉。

梧桐不知想起了什么,眼中掠过一丝尴尬,但还是摇摇头道:“不是我前世的安排,这是她自己的决定。”

“嗯?她自己?”

淮知安有些意外,他还是以为是梧桐前世料事如神呢。

“我那前世就是个没脑子的莽夫罢了,如果不过拳头够硬,早就头撞南墙撞死了。”梧桐撇撇嘴吐槽道。

“我前世其实本来没打算在妖族设立什么情报网,是这女人自己向我前世提议的,我那前世也是心大,就随便她搞了。”

“之后我前世陨落,她一直隐藏身份,躲在暗处关注妖族局势,将那些有异心的家伙统统记录下来,交给徐悲苦和南鸾秀玉两人处理。”

“后来她察觉到其它几位长老都和妖族的某人有过接触,逐渐对尚未回归妖族的我态度有所变化后,她便更加小心的隐藏身份,有意将情报网交给南鸾秀玉,她自己则顺势接受了冥景等人开出的条件,与冥景等人一同为那人办事。”

梧桐耸耸肩:“甚至就连我回归妖族之后她都没第一时间将真相告诉我,我也是前不久才知道的。”

“臭女人,你喜欢的妖王九尊早就死了,现在的他不过是个乳臭未干的小毛孩罢了,你难不成还喜欢他!?”冥景恶狠狠的看着凤九璃。

妖王九尊?

淮知安神色一动,意识到这可能是梧桐前世的名字。

可凤九璃接下来的动作却让淮知安大跌眼镜,忍不住惊愕!

“闭嘴!”

凤九璃眼中冷色一闪而过,素手一撩腰下雪色长裙,抬起一脚,直接踩在了冥景后脑勺。

右脚发力,凤九璃直接将冥景的脑袋重重踩下,庞大的力道让冥景的脑袋与虚空发出如撞大钟的轰鸣声,无形的气浪翻滚横扫八方。

凤九璃似乎还不解气,踩在冥景脑袋上的右脚一扭一扭,高高在上的俯视着冥景,满脸鄙夷与嫌弃。

“你这背叛王上,如阴沟里的臭老鼠一般的肮脏货色也敢提及王上的尊名?”

被一个女人踩在脚下肆意蹂躏?

冥景活这么久,还是头一次被如此侮辱!

双目充血,冥景浑身青筋暴起,眼中杀意与愤怒交织,恨不得将凤九璃千刀万剐!

“臭女人,你给我等着,我必杀你!我必杀你!

可凤九璃眼中满是高高在上的冷色,俯瞰冥景,如同俯视下水沟里的臭蛇一般。

一边凝视,凤九璃的右脚还一边用力在冥景脑袋的扭动着,毫无之前那种贵妇人的优雅与知性,就差往冥景脸上吐口唾沫了。

淮知安摸了摸下巴,还好那冥景似乎不是那种人。

要不然这位凤长老的这番举动,可能都算得上某种奖赏了……

“你明明说过……你也看不起人族,想要妖族重新主宰天下!”冥景咬牙切齿的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

他不理解,他无比确定凤九璃加当初加入他们时是这么说,也是真心这么想的,那些话绝非伪装!

“可为什么,我明明是在为整个妖族的未来而处心积虑的谋划了这一切,你为什么还要背叛我们!?”冥景满脸悲愤,就算是死,他也要死个明白。

淮知安和梧桐两人也看向凤九璃。

凤九璃顿住,然后冷笑一声。

“妖族未来?与王上比起来,妖族未来算什么东西?根本不在我的考虑范围内,我只忠于并爱着王上,王上的想法才是我的想法。”

冥景愣住!

淮知安惊叹的看着梧桐,你小子可以啊!

梧桐捂脸,尴尬的恨不得当场找个地缝钻进去!

“我早就看你们不顺眼了,一群垃圾一样的东西,也配与我一同成为王上的臣子?就算王上不动手,我迟早也把你们全杀了!”凤九璃双手抱怀,高高扬起头颅,眼中满是对王上癫狂的爱意,就差没冒出粉色小心心了。

“告诉你,有资格贴身服侍王上左右的,妖族只有我一个人!我对王上的爱意至死不渝,千年万年不变,沧海桑田亦不会变改分毫!”

看着一提起“王上”神色就略有些癫狂的凤九璃,淮知安心理咯噔一声,不动声色的看向梧桐。

这女人的情况看起来着实有些不对劲,好听点叫“恋爱脑”,不好听些这完全就是“病娇”啊。

梧桐此时的小脸上已经满是苦色,唉声叹气。

察觉到淮知安的目光,梧桐苦笑一声:“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疯了一般的喜欢我的前世,但从前世记忆里看,她确实属于疯起来有些让人害怕的类型。”

凤九璃的爱,完全是正常人都很难忍受的,那种自私到近乎狂热与病态的爱意。

好消息是梧桐前世不是正常人,凤九璃虽然主打一手直球,可梧桐的前世却是个没脑子的钢铁直男,直接直男克病娇,不过这也就导致了凤九璃的爱意愈发癫狂。

而坏消息是,这辈子的梧桐脑子正常了……

“老大,这件事之后,你可千万要把我带走啊,我怕哪天晚上我直接贞节不保了。”梧桐苦着脸。

“不会吧?你这一世才几岁啊?”淮知安惊诧的打量着梧桐。

“妖族和人族在关于后代繁衍这方面,观点有很大的不同。”梧桐面带苦涩的解释道。

淮知安拍了拍梧桐的肩膀,千言万语化作一句叹息。

“那你自求多福吧……”

爱上病娇不可怕,可怕的是病娇爱上你。

冥景知道凤九璃脑子有些不正常,也喜欢妖王,但他怎么也没想到,妖王都转世了,凤九璃还是会为了妖王放弃整个妖族的光明未来!

以前只觉得凤九璃脑子有病,可没想到已经病入膏肓,无药可救了!

但好在,他留了不止一手——他留了两手!

“你们难道不想要进入妖王灵宫的钥匙了吗?没有我的这把钥匙,你们就进不去妖王灵宫!”冥景得意洋洋的大喊道。

“九尊留下的力量以及妖族大部分传承和至宝都在妖王灵宫,拿不到前世的力量,这一世的你想要成就羽化境,怕是又要等上百年光阴了!”

“放了我,只要放了我,我发誓永远不再回妖族,也永远不会与你们为敌!”

如今的冥景只想要活命,只要能活命,其它一切都好说!

可让冥景没想到的是,淮知安等人对他的话语完全无动于衷。

梧桐一副看傻子的模样看着冥景,指了指身后的淮知安:“你觉得有我老大在,本王是不是羽化境很重要吗?”

梧桐当初之所以跟着徐悲苦和南鸾秀玉回妖族,无非寻思着看看这妖族能不能给老大提供点助力,实在不行,送几个千娇百媚的狐妖给老大暖床也行啊。

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以他和老大的关系,两人心知肚明,他要有难,老大肯定二话不说就拔剑,老大有难,他直接带着一整个妖族给老大撑腰。

所以有老大在,妖族真的很缺一个羽化境吗?

至于他掌管妖族遇到的最大的困扰,无非就是冥景几个老不死。

现在阻碍也没了,那还有什么好困扰的?

冥景语塞,仔细一想,好像也是。

他亲身领教过淮知安的剑,也就知道那些曾经被他嗤之以鼻,只觉得是谣言夸大的传闻,如今想来都是真的了。

死在这年轻剑仙剑下的羽化境,可能都不是一两个。

一个条件不行,冥景还不慌,因为他还有一手!

“我已经提前在妖王灵宫布下了阵法,一旦我死了,阵法引爆,你前世留下的那份力量也会跟着爆炸,力量消失还在其次,羽化境爆发的力量,足以将整个十万大山掀翻!”

冥景丧心病狂的看向淮知安等人。

“你们就忍心看着亿万万妖族子民身死吗!?”

这才是冥景最后的底牌!

“我又不是妖族,你看我干嘛?”淮知安一脸无所谓。

妖族子民死不死,和他有什么关系?

“呵,妾身只在乎王上。”

病娇凤九璃更是神色冷漠,根本不管那些。

只要王上没事,全天下的人和妖都死绝了她也不在乎。

“这都什么人啊!

!”

冥景满脸悲愤的在心中呐喊道,最后将目光看向了梧桐。

梧桐耸了耸肩,神色轻松道:“你试试咯?”

可冥景却是冷笑开口:“别装了!我知道你不会让阵法引爆的!”

“你平日里虽然口口声声说着什么‘躺平开摆’‘要回梧桐山抚云观找淮知安’‘妖王,狗都不当!’,可妖族众多事宜你从来没有真的撂担子不干过,你其实还是在乎整个妖族的!”

冥景相当有底气,正是因为知道这位年幼的妖王的性格绝非无情无义之辈,他才敢留下这一后手。

真正无情无义之人也不会在那年轻剑修身边,如此心悦诚服的当个小弟了。

梧桐举起手,叹了口气:“好吧好吧,你倒是看得挺准的。”

听到这话,冥景松了口气,神色终于放松了下来。

“这样才对嘛,我也不想和你们拼个鱼死网破,同归于尽,你放我走,双赢不是吗?”

“放你走?谁说要放你走了?”梧桐一脸奇怪,淮知安也是似笑非笑。

“你!”

冥景大怒,难道对方要出尔反尔?

淮知安挪开身姿,漫不经心的指了指身后:

“你先看看那是什么?”

冥景下意识的顺着淮知安手指方向看去。

下一秒,冥景满脸惊愕的张大嘴巴,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

妖王灵宫的大门……不见了?

门呢?我门呢?那么大的一个门,怎么就没了?

还有阵法呢!?结界呢!?封印呢!?

冥景神色一动,察觉到了虚空中那残留的一缕无匹锋锐的剑气……

“啊,刚刚不小心随手斩了一剑,没想到就直接给斩开了。”淮知安“羞赧”的笑了笑。

如果在不用保证大门完整性的前提下,那什么门对淮知安来说应该都不需要钥匙。

“至于里边的阵法,不用我说你也应该猜到了吧?”梧桐笑道。

之前老大隐约察觉到不对劲,所以在争斗之余随手一剑展开灵宫,让他进去看看情况,这才发现了对方的布置。

而老大之所以没有一剑解决战斗,也是给他争取拆除阵法的时间罢了。

“这下,你可以安心去死了吧?”

梧桐咧嘴一笑,露出森白的牙齿。

冥景余光察觉到即将动手的凤九璃,这下是真的慌了。

在生死关头,冥景脑海中灵光一闪,急忙大喊道:

“我知道那个灰袍人在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