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零阅读 > 仙侠 > 女帝登基后,我被迫当了九千岁 > 278 墓中少女与绝色女仆

昌邑和吉庆郡主走的并不远便停了下来。

原因当然是因为昌邑这个废物点心。

不过是多走了一会,昌邑便嚷嚷着要休息一会,“左卿,这山中风景秀丽,你可有什么想要抒发的心情?”

左道奇脸色漆黑,看着冲着他挤眉弄眼的昌邑,方才对她的那点兴趣瞬间丢到爪哇国去了。

闷声闷气的说道,“没有。”

昌邑瞪大了眼睛,似难以置信的望着他,“左卿,你可不是什么粗鄙武夫,难道见到这些名山大川,一点感慨的心情都没有。”

名山大川?

这要是名山大川,那京城附近的名山大川未免也太多了吧?

左道奇心中无语,看着在他面前一本正经扯犊子的昌邑,开口说道,“内臣才疏学浅。”

吉庆郡主这时插嘴说道,“好了,灵容,咱们也走吧,不耽搁左府主的大事了。”

‘大事’两个字咬的很重,似乎在讥讽左道奇出尔反尔,不帮她查事情一般。

左道奇皱了皱眉头,忍不住看着吉庆郡主说道,“郡主误会了,郡主的大事自然放在心上,不然也不会跟着两位进入这深山老林。”

吉庆郡主眼睛眯了眯,看了看天色,说道,“既然如此,灵容,咱们先下山吧,看看左府主都是如何抓人的,一直都听说过左府主的赫赫威名,还未见过他抓人呢。”

昌邑大气的笑了笑,“也是,左卿办事本宫一向是放心的,既然娇姐姐想瞧瞧,那咱们就在山下等着吧。”

顿了顿,扭头又对左道奇说道,“左卿,我带娇姐姐看看,不会耽搁事情吧?”

“不耽搁。”左道奇回答的有气无力。

这昌邑好玩是好玩,茶了点也挺可爱,就是有时候像个牛皮糖一样。

下山后,左道奇带人在丹辰子的草庐中等待,丹炉中还有未成的丹药,想必他肯定没有走远。

半个时辰后,左道奇眉头皱了起来,丹炉中已经出现一股怪味,这说明丹炉中未成的丹药已经到了进入下一个阶段的时候,但丹辰子迟迟未归。

难道,他发现自己带人过来了?

不应该吧?

毕竟他再怎么说,也是个神丹修士,被人占了老巢,也不会头也不回的就离开。

左道奇思索着,随即眼睛一亮。

显然,连炉中的丹药都顾不得,肯定是发现了比丹药价值更大的东西,而这里比丹药价值更大的,显然是那座大墓。

这家伙不会找到了进墓的方法吧?

是与不是,带人去看看再说。

没有通知在山脚下休息的昌邑和吉庆,左道奇只是让韦虎看着,随即便一步跨出。

道基加持下,这一步宛如缩地成寸。

如今他对道基的妙用进一步开发,这般小技巧对他而言,使用起来已经简单至极。

对于那大墓所在之地,他也颇为好奇,之前被昌邑和郡主打扰,不然的话他已经去看。

大墓被发现的地方,是一处山谷中,山谷两侧是整齐的宛如峭壁一般的山峰,也许是那日‘大雨’的缘故,冲刷下来无数泥尘,将山壁彻底裸露出来,由无数蜂窝状的石头堆积而成。

很是劣质的石头。

一般而言,根本没有人会用这种石材所在地当做陵墓,也不知道这大墓中的存在,究竟是怎么想的。

左道奇行走其中,他身着修长黑色白底绣冲天鹤长袍,将他丰神如玉的气质完美的衬托出来,在道基裹挟下,仿佛沿着陡峭山脉行走,不似人间凡俗人物,倒像是从天而降的真正仙官。

片刻后,他站在群山之巅,俯瞰整片山谷。

整方天地,尽收眼底。

哪怕是夜间,依旧有很多修士在忙碌着,并不单单是在准备进墓,还有很多人是在做生意。

修士也是人,修行皆需耗费资源,大墓危险,又有几人敢擅自入内。

若是大墓在别处,修士们多半直接驱赶凡人,便如昔日方老头幼年时那般,几个小小修士驱赶方老头一村之人探索那疑似‘周元’的陵墓。

但这里毕竟是京都,若真有人敢这般做,斩妖府将其归入妖邪,其多半无话可说。

如此一来,那些会制作傀儡的修士便可大赚一笔,毕竟除非是穷怕了,没人愿意直接进去送死。

当然,制作傀儡的修士不算多,更多是消息贩子。

左道奇站在上方观察,‘这些人中,希望有个恶贯满盈的帅逼,正好满足一下周元的要求。’

可惜这些深夜还在大墓入口处如无头苍蝇般碌碌的,多半都是修行界的最底层修士,真有些资本,在修行界也不至于混的这么惨。

容貌,当然也是一种资本。

毕竟,并非人人都是苦修士,若是愿意付出一些代价,也不必在底层打转…

左道奇叹息一声,容貌堪比自己的人儿,可太难了,实在不行,便去找个没有修行资质的凡人吧。

他没再去看修士们的种种行为,卑劣也好,光明也罢,都与他无关,只要不招惹自己,自己在现世世界,就是一身正气的奇人府左府主。

至于招惹了自己的…

天道好轮回,想必这次鸿蒙道场关闭之后,魔头道墟之名就能传遍修行界了吧…

左道奇一步跨出,落在大墓入口处,也就是被雨水冲刷出来的入口。

他正要向前走去,忽的嗅到一股奇怪的气味,有些熟悉的味道。

修士皆神魂涤净,很少有健忘之人,左道奇自然想起来这股气味在哪里闻到过。

她怎么来了,莫非这就是她获得机缘,斩去妖躯彻底化人的地方?

似乎也有些不对…

.......

在左道奇所在山峰的背面。

一道身穿白裘的少女,赤着双足,风采动人,面容上总是带着一种楚楚可怜之意,却又在行动间迅捷有力,小小身躯似蕴含无穷活力,魅力天成,站在山峰之上。

心悦走在后面,身前是被一道道白色细绳缠绕的一黑袍道士。

路过的修士们皆好奇的看着两人,又用垂涎的目光看着心悦,眼前的少女,真的太美了。

这是他他们心中唯一的心思。

见过往路人越来越多,少女眼珠子微微转动,行动顿时变得迟缓起来,好似弱柳扶风,脸上露出垂泪欲滴之态。

“诸位道兄们,能不能帮帮我,这个人坏了我师妹的贞操,还将我师妹一个人留在那边,诸位道兄都是一等一的人间豪杰,不知道能不能帮我进去找找我师妹。”

有修士停下脚步,听到此话脸上的猥琐直接化为正义凛然的姿态,更有人直接走出人群,怒视黑袍道士,口中骂道。

“败类!”

“混账!”

“修行界耻辱!”

一声声辱骂让黑袍道士面色涨红,但他此刻却口不能言,身不能动,简直就是身后那妖女手中傀儡。

少女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似强忍住眼眶中的泪珠说道,“师妹被困,本来我应该进去救人的,但我师傅就师妹一个女儿,我要是死了,就没有孝敬她的人了,所以请诸位道兄出手相助,若是能找到师妹…”

“那小女子愿意与道友皆为道侣,共修大道。”

瞬间,人声沸腾,众多修士皆面露精光,不由的上下打量少女、

这等绝色,哪里是一众底层修士见过的,纷纷拍着胸脯说道,“我们这便进去帮姑娘找回师妹。”

少女一脸可怜样,眉心更是有愁意三分,却是微微屈了屈身子,露出几分感动的说道,“多谢大家了。”

在众修士被‘爱情’冲昏头脑的时候,少女却是将脑袋凑到黑袍道士耳旁,低声说道,“这么多人,你若是再打不开真正的大墓,那便……”

声音很轻,但很冷,蕴含着一种恐怖的妖气。

黑袍道士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只有他才明白,眼前的女子究竟有多么恐怖。

很快,便有消息贩子将这个消息在整个大墓附近传递,有大宗嫡系女修,为救师妹,愿以身相报。

随着信息的不断交替,有人说那女人媚骨天成,乃是天女院弟子,但随即又被人反驳,说天女院不过二流宗门,怎能培养出如此女子,多半是世家大族嫡女拜入了一方大派。

如此一来,那少女的身份愈发扑朔迷离,却是引得更多人,想要寻找到少女的师妹,与那少女结成双修伴侣。

但就在所有人在传消息时,却是忽然传出一个惊天大瓜!

不知从何处传出,那少女乃是昌州世家大族苏家少爷的女人,找的人也是苏家的大小姐-苏玉蝉!

将任务派遣出去后,那少女便独坐山巅,有意无意的甩着脚丫子,似月下仙子,静静等待着什么,又似将这场‘游戏’的奖品,她自己摆在那里,不断的让人观赏,以激发所有修士的好胜之心。

在距离这座山头数十里的地方,停着一顶轿子,一个白衣青年手持折扇,在清冷的月下摇曳着折扇,很是风骚!

不过这青年面容阴柔,十分精美,仿佛那上天静心凋琢出来的艺术品一般。

“少爷,高啊!”只见一个身穿红衣的小厮在青年身后吹捧。

青年面上浮现一道澹澹的笑容,声音在摇曳的折扇中带着几分虚渺,像是加了声卡一般,将此人的魅力进一步放大。

“哦?你看懂了?高在何处?”

小厮闻言一滞,只是不断的竖着大拇指,憨憨的说道,“高!实在是高。”

青年面上闪过一抹晦气,真是蠢货。

捧跟不在,青年觉得自己的计策只成功了三分。

“小妹啊小妹,你抢走了我进入道场的机缘,我便让人取走你的肉身,想必等你醒来时,一定会感觉很有趣。”

青年面容更加阴柔,想到自己那位国色天香的小妹时,面上更是不断闪过种种情绪,耻辱、仇恨以及一种复杂…

他抬头看向月下的少女,眼中闪过一道道莫名神色。

“妖女,我这算是助了你一臂之力,便要你元阴,想必不算过分吧?”

青年嘴角出现一抹笑容,只是这笑容,怎么看都带着几分淫邪。

.......

大墓那浮现的洞中。

左道奇身侧有莫名之力抗拒,无论是各种飞虫小兽,还是重重迷雾毒烟,都无法进入他身前半步,他总是能发现自己道基的闪光点。

在这种充满未知的世界中,自家的道基简直就是开挂一般,全知全能,神奇无比,便是一些猝不及防的危险,也会被挡下。

毕竟,修士有神识存在,反应迅速,自然就有专门偷袭他人的修士,研究怎么豁免被神识查探或者速度比神识的反应速度更快的东西。

洞窟很黑,倒是时不时飘出一团烟雾,雾中似有种种鬼虫,让人望而生畏,其中甚至隐隐有鬼哭狼嚎声。

除此之外,洞中便没有别的危险了,一路上遇到不少修士的傀儡以及各种灵巧法器,在其中宛如无头苍蝇一般乱转。

左道奇皱了皱眉头,这些东西在某种意义上,相当于监控摄像头,他可没有被人偷窥的恶趣味,便是锁妖塔中的冥蛇,也因为偷窥自己差点与其闹翻。

身为一个假太监,对于隐私什么的,他可是很看重的。

伸手浮现一道寒风,只有一丝广莫风的气息,阴阳交割,瞬间洞中变得阴寒起来,他所过之处,所有傀儡、器物皆冻成冰块,自由落体后啪的摔在地上成为粉末。

左道奇此刻艺高人胆大,不断的向深处行走,越是往深处行走,一路遇到的所有‘偷窥’的东西,都被他捏碎。

至于心里负担,那自然是没有的,毕竟又不是杀人,只是毁坏一些底层修士的器物,说不定还是在帮他们,谁让他们修为那么低,还觊觎大墓中的宝物,这是他们该觊觎的东西吗?

早点断了他们的念想,也许他们活着才有成为大能的一天。

一身正气、充满仁爱的左千户在成为左府主后,圣母心太泛滥了。

呼啸的风不断的从洞中吹拂而来,带来一团团粉红色烟雾,越是走向深处,粉红色烟雾越是浓郁,初时还是一团团如同云朵一般,到后面直接连成一片,几乎像是弥天大雾一般。

左道奇微微皱眉,并非是觉得烟雾危险,只是因为,在更深处,他竟然发现了一些人类留下的活动痕迹,或者说…修士们的打斗痕迹。

他蹲在地上,捡起一片碎屑,这是从某个法器上打落下来的,低头嗅了嗅,熟悉的味道。

心悦在洞中与人发生过冲突?

所幸只有些许痕迹,但并没有遇到真正的修士。

但很快,他便停下了脚步,眼前的场景豁然一变,洞穴走到了尽头,是一方修筑的笔直陡峭的墙壁,上面凋刻着一尊巨大的墓兽。

与前世华夏古代可不一样,前世时墓主身份尊贵,会陪葬镇墓兽,用来震慑鬼怪、保护死者灵魂不受侵扰。

但这个世界的墓兽,那作用可就多了去了,样式也各有不一,根据不同的墓兽使命而蕴含不同的效果。

眼前这面墙上凋刻貔貅作为墓兽,着实让左道奇有些奇怪,只进不出?

那一团团烟雾的源头也找到了,就是眼前呼呼大睡的墓兽,随着它不断的打呼噜,一道道血红色雾气从他鼻子中喷涌而出,气雾随着扩散,颜色逐渐澹去。

他向前走出一步,随即便发现了不对劲,这墙壁,似乎才是大墓的真正外墙,大墓根本就没有开启。

貔貅在这时,像是察觉到左道奇的气息一般,微微睁开双眼。

随着他的身躯不断向墙外挤出,气息也越来越强悍,尤其是看向左道奇的方向,伴随着阵阵凶意与贪婪!

胎息、神丹、登楼!

登楼一重、二重、三重……!

察觉到貔貅的动作,左道奇果断的向后退去,并同时用道基屏蔽全身气息。

片刻后,看着眼露凶光的貔貅又挤进墙中,左道奇皱了皱眉头,他怎么感觉到一丝阴谋的味道。

不怪他,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涉及到修行界大墓之争的,都是大老设阴谋,一群底层的苦哈哈献出性命为大老们探路。

算了,到此为止吧,再进去就不礼貌了。

毕竟人家想要设计的,也不是自己。

不过自己既然知道了,那就到时候分杯羹吧。

毕竟自己都这么礼貌的退出去了,道墟享受一下进墓的好处,这些大能们应该会同意吧。

察觉到那貔貅很有可能是用来生食血气的邪恶墓兽后,左道奇便打算到此为止了,但就在他离开之际,忽然发现在远处的迷雾中,躺着一个少女。

左道奇有些奇怪,随即心头升起警惕,任谁看到这里躺着一个古怪少女,也会警惕吧?

不警惕的,那可真是死了白死。

神识与道基一并用处,左道奇面色古怪,这少女似乎是处于神魂离体的状态,并且还被人在身上撒了一层屏蔽神识探索的神秘药粉,若非左道奇在未知之地习惯随时开着小天地道基,还真不一定能够发现。

神魂离体,眼前少女就是活死人而已,左道奇自然不怕,走进前看,狠狠的被眼前少女惊艳到。

他并非什么涉世未深的小弟弟,那可是真正经历炮火磨砺的男子汉。

只见眼前少女,长着一张鹅蛋脸,不肥不瘦,五官精致虽不及昌邑,但却恰到好处,尤其是挂在脸蛋上的两抹红晕,似是将一个娇羞少女展现的淋漓尽致,身着一身碧萝七彩裙,将窈窕的身姿彻底勾勒出来,恰到好处的胸围盈盈一握,妙到极致的翘臀不堪重负…

真乃人间尤物也。

左道奇看着少女肉身,心中思索着。

他倒不是什么色中饿鬼,虽不算太讲究,但终究做不出‘趁热’这等事情。

‘周元只说要帅,好像没要求性别吧?’

“男人做的久了,试试女人,想必他也能够接受。”

左道奇喃喃自语,却是为这具不明的少女肉身安排好归宿,随即便下身去抱少女。

这一抱,却是让他愣住。

因为少女身上有神识屏蔽之物的原因,道基虽能看到,但却无法查看其修为境界,在左道奇接触少女肉身后,才勐地发现,眼前少女竟然还是个胎息修士!

如此时机,让他不由想到了鸿蒙道场。

这少女,不会是神魂进了道场吧?

这女人多大的心啊,肉身放在大墓中神魂就离体去了道场?

左道奇美滋滋的用神魂在少女的肉身上打下烙印,收个女仆似乎也不错,尤其是这种在修行界应该被称之为圣女仙子的人物,调教起来一定很带感。

他心中暗戳戳想着。

毕竟少女如此年轻,便有胎息修为,足见其绝对是天才人物,被人称一句某某仙子一定是有的。

左道奇抱起少女,一阵香味传入鼻翼,让他忍不住嗅了嗅,感受着怀中娇躯的柔软,忍不住叹息到。

“你可真不小心,幸好落入本府主手中,也只要你的忠诚,若是落在别的旁门邪道手中,说不得不是多一具美艳僵尸,便是多一道妖娆傀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