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零阅读 > 游戏竞技 > 汉末小粮官 > 第六十二章 大汉第一次科举考试(下)

得到王垕的看重,徐庶、法正欣喜若狂。

要知道王垕虽然年纪比徐庶和法正都小,但名声在外,他可是曹操身边数一数二的重臣。

王垕又道:“你们的试卷都已糊名,所以虽然我看好你们,一切都还是看成绩说话,你们也要做好落榜的心理准备。”

徐庶、法阵立刻绷直了身体再次行礼,一齐表示不会对考试成绩有任何异议。

王垕露出赞许的目光,笑道:“你二人放心,我刚刚微微看了你们的试卷,不会有太大问题,等放榜这两日就在雒阳周边好好的游玩,放松一下。等放了榜,你们当了朝廷官员,想再放松可就只能等沐休了。”

徐庶、法正这才放下心来,一齐向王垕第三次行礼。

王垕一直送两人离开太学,才慢悠悠的返回,心底还是有些激动。

徐庶耶!一言不发的那个!

法正耶!谋取汉中的那个!

这都是神级谋士啊!

王垕突然有一种天下英才尽入彀中的感觉。

就在王垕瞎想的时候,洪烈的声音再次传来: “师傅,又有一个交卷的。”

“什么,还有?”

王垕心中一喜,难道还有什么大拿?

“交卷者叫什么名字?”

洪烈答道:“叫孙山,司隶河南人。”

孙山?没听说过。

王垕板着脸道:“叫那些官员按照刚才交卷的两人那么处置就行了。我先回去了,别玩得太疯,这里考试呢。”

洪烈:“哦。”

却说那第三个交卷的孙山确实不是什么名人,水平也比较一般。他提前交卷的原因也很简单:憋不住了。

孙山和这个时代无法出头的寒门弟子一样因为家族而不被人重视。他的家乡在雒阳附近山中,因为地理的优势没有遭受过多少兵灾,汉末以来一直过着半耕半读的生活。直到十天前才偶然得知大汉要通过考试取士,这才急忙忙背起一箩筐干粮,和同乡一道来雒阳赶考。

只是他实在太过紧张,昨天夜里睡不着喝了好多水,今日起的又早,一时竟忘了放水,还没到太学就已憋的不行。但周围都是禁军,他又不敢离去,直到徐庶、法正交卷,他才也急忙忙的上交试卷,就是为了赶出去放水。

为孙山糊名的尚书台官吏随便翻了翻孙山考卷的前几页,不禁摇头。孙山从来没有学过术数,前六题是一个字都没有写。

孙山哪还管得了这么多,小跑着离开考场,随便找了一面倒了一半的矮墙,躲在墙后就急忙忙放起水来。

等孙山舒服了,又觉得这么早从考场出来实在可惜。这时他想到之前不是还有两个人吗?是不是他们也在放水?便赶忙离开太学,去寻徐庶、法正了。

待他追赶上徐庶、法正,行礼后仔细询问才得知两人和他不一样,人家是真的答完卷实在无聊才离开考场的。

孙山失落之余也对两人产生了兴趣,一番交流过后更是对两人佩服的五体投地,他从未想过世间竟能有如此人物。

孙山确实

(本章未完,请翻页)

没怎么离开过家乡,其眼界却并不狭窄。他的父亲也曾在雒阳当过小官,经常给他讲解天下间那些拥有很大名望的人的故事。但只是经过简单接触,孙山就认定徐庶和法正一定远超他父亲口中的那些所谓名人。

出于对两人的羡慕,又或者仅仅是想和两人交个朋友,孙山提出大家明日一同游历雒阳。

正好,徐庶和法正也各自对对方有很大的兴趣。

徐庶得知法正乃是大儒法真之后,羡慕他的出身和才能。

法正也对徐庶这个出身单家的士人兴趣十足,不知是什么地方能教导出如此才华之人。

于是三人约定好次日辰时二刻在小苑门集合,一同游览雒阳的风光。

待孙山返回居住的驿站早就困的不行,随便吃了口干粮是倒头就睡。

孙山做了一个梦,梦中他不再是寒门出身,而是大士族子弟,从小就极其聪慧,还和徐庶、法正为友,三人才华不相上下,一起被举为茂才入雒阳当官。

他入雒阳后得到曹司空的赏识,很快就当了大官,又迎娶高门贵女为妻,一连生了八个儿子,一个比一个聪慧。

他的官也越做越大,终于在五十多岁的时候成为了三公。

可就在这时,有人弹劾他当初在察举时舞弊,顶替别人的茂才名额,丢了三公的官职,妻子也生病忧郁而亡。

八个儿子也一个比一个能作死,咆哮公堂,打骂皇族,参与叛乱,几乎能犯的大罪全都犯了,最后一大家子死的死,流放的流放。

孙山本人最终只能归隐山林,一个人老死在深山之中。

梦做到这里孙山本来应该醒了,但不知是不是前几天睡的太少,孙山翻了一个身,竟是又睡了过去。

还好,他突然想到今日还约了徐庶、法正一同游历雒阳,一蹬腿从床上跳到地上。

徐庶、法正都住在城南,距离约定集合的小苑门不远,但孙山却住在城西,要走到小苑门可需要一些时间。

到了这时孙山哪还记得刚刚那个不知是美梦还是噩梦的梦境,只怕自己迟到。

等孙山来到小苑门,却是三个人在等他,除了徐庶、法正,还有一块来凑热闹的孟达。

法正为孙山介绍了孟达,孙山不敢怠慢,连连行礼作揖。

四人开始结伴游历雒阳。

他们一路向南,来到洛水河畔游玩。

前文说了,雒阳附近并没有屯田卫所,但该有的农人还是有的。

收获的季节刚刚过去,但不代表农人就能休息。

雒阳盆地的气候适合两年三种,今年大部分农人都在朝廷官员的带领下种植了早熟的农作物,就是为了赶在入冬前再种上一季冬麦。

相较于西汉,东汉的小麦种植技术颇为成熟,但因为小麦直接煮食不好吃,需要磨成面粉再做成各种食物,不是很方便。人们还是更喜欢吃口感好一些,加工工艺更为简单的米。

不过现在哪都缺粮食,吃饱饭才是最重要的,再加上朝廷下达政令收购百姓不食用的小麦,百姓便也就不再抗拒种植小麦

(本章未完,请翻页)

。这也是王垕当初特别着急转化水力技术的一个原因。

于是乎,出现在四人面前的洛水沿岸就呈现出一种类似于春天一般的忙碌情景。

无数的农人驱赶着朝廷的犍牛在田地间翻土,力气大的男人还踩着踏犁用人力翻土。

小孩子也不能闲着,跟在犍牛后面将土地中翻出的植物根茎收敛起来,这些根茎洗干净后是可以食用的。

还有一排排水车不停的将水位较低洛水引入农田,这种科技感给人带来的震撼更加强烈。

孙山就很好奇水车的结构,不由自主的感慨:“若是我家山里的土地也用上水车,是不是连山尖上都能开垦出农田啊。”

徐庶给他泼冷水道:“恐怕不能,水车看似简单,其中零件却颇为精巧,应用在平原还好,如果用在山中可能建立几十座水车才能开垦出十几亩土地吧。”

孙山忙道:“我就是随便说说,山里安装水车也太浪费了。”

法正摇头:“未必,水车如果只用于灌溉农田确实浪费。但我听说咱们这次的主考官之一,司空府掾属领军师校尉,议郎王垕已经研制出能够应用水力的办法。人力有时穷,但自然之力是无穷尽的,也许以后司隶各个郡县,乃至村落都会有自己的水车。”

孙山感叹:“真的会有那一天吗?”

孟达笑道:“你最好不要和孝直争论,因为他说的一定会是对的。”

不知怎么回事,孙山觉得孟达的话很有道理。

徐庶也觉得法正的说法是正确的,实际上他在见到水车时就已经想到各种可能的水力应用。只可惜他对机巧不是太感兴趣,不太清楚里面的相应结构。

在鹿门山,机巧一道学的最好的学子自然是孔明,甚至那些大儒都说没有什么可以再教导孔明了。只是有一次孔明也说他的机巧之道并不是最好的,他见过一个更厉害的人。

但无论徐庶怎么询问,孔明都不说出那个人的名字,反倒有些扭捏。

徐庶在这边胡思乱想,孟达又发现了一个有趣的东西。

“快看那个船,怎么有两个船身?”

孙山作为河南本地土著,虽也是第一次来到雒阳,却对清淤船一点也不陌生,忙为三人讲解:“这是用来清除河道淤泥的清淤船,也同样出自王议郎的手笔。”

徐庶若有所思:“我听闻去年曹司空血战官渡时曾使用过连环船运送辎重,与这个清淤船很是相似啊。”

法正也道:“我也听说过类似的传闻。”

反倒是孙山这个本地人不太知道去年官渡之战的细节,有点一头雾水的感觉,待其他三人为他讲解了王垕在官渡之战中的种种壮举,便也对王垕佩服不已。

四人就这样沿着洛水游玩了一天,直到落日才尽兴而归。

————

三国小知识:雒阳一共十二个城门,东西各三个城门,北面两个城门,南面四个城门。分别为城西:上西门、雍门、广阳门。城东:上东门、中东门、耗门。城北:夏门、谷门。城南:津门、小苑门、平城门、开阳门。

(本章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