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零阅读 > BL文 > 谁说爱情来得迟 > 章239 故意的,就是使坏

吃不着肉,只能从别的地方补回来。

最后好不容易等骆翰生睡着了,秋若若才得空从他的狼爪子底下抽出身来。

她口渴了想要喝水,怕闹得动静太大把张姐吵醒,就只倒了凉水。

水冰凉冰凉的,喝进肚子里不好受。

其实她心里也不好受。

她总觉得骆翰生有事瞒着她,别看他面儿上好像是和风细雨的了,但秋若若总觉得他这是要憋大招。

该是什么呢?

到现在她也没迈得出那一步,要她去骆翰生的书房里偷偷翻一遍,这样的事儿,她真的做不出来。

可事情背后的真相总是在折磨着她,她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想要靠近那个真相,解开那个谜团。

“发什么呆?”

她猛然一惊,转头看,是骆翰生。

男人身上穿着单薄的睡衣,松垮敞开的衣领露出结实的胸膛。

他的体温很高,可以在冰冷的天气里,轻易驱散秋若若的寒冷。

她脑子里却在想别的,想起另一个遍布伤痕的胸膛。

“若若,我说没说过,有事不要瞒着我?”

骆翰生靠近她,带着融融的,几乎可以化掉她的温度,覆在她的周围,包裹的密密实实。

秋若若心慌,她又被看透了吗?

怎么每次都是她被看的透透的?

“我有点冷了,上去吧。”

她找了个借口,自以为听上去一点瑕疵都没有的那种。

骆翰生看着她,不放过分毫她的表情,在她快要顶不住的时候,才牵起她的手,说了声好。

监控安在这房子的几个隐秘的角落,可以大致看到秋若若的活动范围,但绝不至于会侵犯到她的隐私。

路过书房的时候,骆翰生停下了脚步。

他忽然很想知道,秋若若每一次在他书房前纠结踌躇的时候,是在想什么。

“怎么了?”秋若若见他不走了,心生疑惑,又忍不住紧张。

她的手指尖凉下来。

骆翰生低笑着,手掌包裹着她的指尖,细细的搓了搓。

“小猫儿似的,总那么怕冷。”

他不由分说把人裹在自己的睡衣里,将手放在书房的把手上。

“你,你要做什么?!”

秋若若吃惊道。

骆翰生的手只是松松的搭在把手上,也没动,但听到她这么惊呼,就侧过脸来,借着走廊上迷蒙的灯光看她。

“这么紧张做什么?不想进去看看吗?”

他这样问,只差一点就要炸出秋若若心里那欲说还休的秘密。

“你的书房,我进去干嘛!”

她有点儿着急了,听声音就能听得出来,跟小猫爪子似的,不轻不重挠了骆翰生一下。

他可不怕,小猫不听话,多养一养,总能乖的。

“以前你写写画画的,不都是在另一个书房么,这间……我记得,你还没有进去过?”

他说的对。

御琼湾虽说是他们俩人结婚就住进来的,但也不是所有的角落,都被秋若若摸得清清楚楚。

她这个人很尊重对方的界限,虽然骆翰生对她的掌控欲可以用“无所不及”来形容,但秋若若对骆翰生的事情,却没有那么多探知的兴趣。

他有好几间书房,平时有秋若若可以随意进出的,也有她没进过的。

当然这种话不用说出来,秋若若自己看就能心知肚明。

眼前这间书房有指纹锁,不用指纹的话,输密码也能进。

这明明就是告诉别人不要随便进去的意思,可秋若若记得,也有那么几次,骆翰生压根就没锁门。

这种似有若无的界限感,秋若若从来没有细想过。

可当事情一件件摆在她的面前时,她甚至觉得这是一种试探,暗藏在她多年的婚姻生活中。

她胡思乱想的时候,眉眼低垂,眼睫毛却会微微的颤抖。

这点骆翰生很清楚。

他捏着秋若若的手指,轻轻的,一同压在门锁上。

她愣了一下,没明白他为何会做出这样没有意义的动作。

然而下一秒,门锁应声而开。

电子锁打开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突兀。

而站在她身后的男人,手掌扣在她的腰上,细细的摩挲,低低地笑。

“一直都有你的指纹,怪你自己太听话,所以从来没进去过~”

他这话,秋若若听不出来是无奈宠溺多一些,还是试探多一些。

她蜷缩起自己的手指尖,拒绝的话游弋在唇边,尚未说出口,身子一轻,便被男人带进屋里。

房门关上,眼前一片黑暗。

“骆翰生!”

黑暗席卷而来,但男人好像是故意一般,松开了她的手。

秋若若哪经过这个?站在原地慌乱无助,手向周边抓,可又什么都抓不到。

“你不要闹好不好,把灯打开,我害怕!”

她的声音都带了哭腔。

啪的一声。

眼前骤然亮起。

刺眼过后,秋若若看清楚了,骆翰生只不过站在与她相隔一臂多的距离,倚在墙边,手还搭在房间灯的开关上。

“你故意的!”

她气急的指责。

骆翰生看着她,眼底玩味渐显。

啪的一声,黑暗再一次降临。

适应过明亮的眼睛根本接受不了再度的黑暗,秋若若比刚才更加的害怕。

“不要这样!骆翰生!你太恶劣了!”

她凭着感觉,朝着刚才男人站着的位置扑过去,脚底下绊了一下,眼见着就要倒下去的时候,身子被稳稳地托住。

“真是个小哭包,逗你一下的,又哭。”

他趁势将人困在自己怀里,明知道她的眼泪不禁吓,可偏偏还是要搞这么一出。

就是故意的,很恶劣。

他想让她怕,让她哭。

怕过哭过,再伸手抱住她。

这样她一定会怪他,骆翰生自己也会怪自己,甚至比秋若若还要难受。

可他还是要这么做。

就像溺水的人,久了,快要不能呼吸的时候,再将浮木伸过去。

这时候,抓紧浮木的手,才会更加的紧。

“为什么要吓我?为什么要这样?”

秋若若真的生气了,可她生气也像只小猫,爪子抓人一点儿也不疼,只有软软的斥责。

“你就是想要我哭,就是想要我害怕对不对!骆翰生,你坏透了,我再也不想理你了!”

话虽这么说着,可她细弱的双臂却紧紧地圈着他的脖颈。

骆翰生心里酸涩难忍。

“嗯,故意的,就是使坏。”

“宝宝,以后想做什么都要告诉我,不然,我还要使坏的,还会故意吓你,记住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