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零阅读 > 仙侠 > 五仙门 > 第九百八十五章 极杀追命(二)

在黑袍中年人一把托住赵敏“十字斩”一记刀身时,一股强过刀体表面尽乎五成的暗劲瞬息爆发。

如同伺机而出的猛虎,破体而入。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黑袍男子猝不及防,他虽然已高估了对方的战力,但显然还是不够。

他反应也是极快,就在暗劲侵入的瞬息,体内法力已如潮水般反卷了过去,将直袭内腑的狂暴攻击挡了下来。

只不过,他体内力量这一分散,身后的李言顿觉手臂上传来的吸扯之力大减。

手腕猛的在对方体内一旋一抽,脚尖处波纹扩散更急,“嗤!”的一声中,他的身形已如电般倒射而回。

一个闪烁间,就出现在了黑袍中年人身后六百丈开外。

赵敏眼前一击得手,同样白衣飘扬飞荡,双臂如巨鸟般伸展,身体亦是倒射而回。

身体凌空间,虽然相貌依旧平平,给人却如云中仙子般飘逸感觉。

黑袍中年人并没有追击,虚空站立原地不动。

他身体微微一颤,身上幽光流转,被冰晶覆盖的身体腾起大片青烟。

随之,他“噗”的吐出一块灰色弹丸大小的东西。

此物刚一接触外界灵气,就发出了“滋滋滋……”声音,一团团灰败之气不断扩散。

黑袍中年人望了一眼后,大袖一挥,那团灰色弹丸就被他一下扫向了远方。

这时,他才微微一侧身,扫视着成前后夹击状的二人。

“没想到,真没想到,你们隐藏如此之深,每一个人明明都有假婴境的战力,却只显露出金丹中期的修为。

我想先前兀图如果不是风属性的话,那么你二人会更加轻松的让他在阴沟里翻船了。

你,明明修炼的水系功法,却力如凶虎……”

他说到这看了赵敏一眼,对这女子的强悍也是觉得心惊。

当真是走了眼,对方简直就是一头隐形凶魔。

“你,一身纯净的金系法力无坚不摧,竟然是极为罕见的圣灵根,但最主要的还是一名毒修,令人称奇。

若非之前见了兀图他们的模样,我还真是会着了道,我现在对你二人越来越有兴趣了。”

他说完后,斜睨着前后二人,见这二人表情只是微微动了动,就恢复了正常,这令他不得不佩服这二人临敌之冷静。

不过,在他的心中可没有嘴上那般轻松。

对眼前二人的来历更加多了一份忌惮,这样的资质就是青青大陆那几个顶级宗门也是要抢着收入门下的。

可对方的行事风格,与他印象中的那几个超级宗门又完全不同,如果是那几个门派中的弟子来到草原,估计早将身份亮明了。

另一侧,李言和赵敏也没有表面看起来那般淡然,而是正在暗中快速传音。

李言心中掀起了惊天巨浪,刚才的攻击可没表面那么简单。

这个假婴修士出现的诡异,他与赵敏为了快速解决掉对方,看似轻易的一击,但每人都用出了七成左右的战力。

且李言施展的乃是袭杀中最为锐利的金系力量,短时间内将五行之力全部转换成了最纯粹的金系法力,以增加攻击强度。

到了他们这个等级,即便不是专修肉身,想要破除对方防御也是一件极难之事。

事情发展也确如他所料,金系力量之下,直接透体而入。

在他看来,以他二人能轻易斩杀同阶的战力,一次合击就能重创对方。

不过,在不了解的对方真正实力情况下,他们也不能全力以付,都保留了防御力量。

刚才也幸亏这么做了,才在情况陡变后,有了应变的可能。

真正令李言惊骇的是,不知对方究竟修炼了何种神通,身体十分的奇特,自己分明撕开了对方的肉身,可对方浑然无事。

更是在自己手指上运上了支离剧毒情况下,支离剧毒非但没能毒杀对方,黑袍中年人反而转头对他诡异一笑,那里有半点受伤的样子。

最后黑袍修士吐出的那团灰色弹丸,就是自己打入对方体内的支离剧毒,竟然被此人凝聚成团后吐了出来。

这种驱毒之法,李言是闻所未闻。

“他修炼的功法太古怪了,难道也是巫术的一种,种下的支离剧毒不但无法扩散,也能随意吐出!”

李言无法理解之下,第一次有些不知如何应对了。

“他应该是‘追命符’的炼制主人派来的,可能刚才施展的就是巫术,不过还好他并不是炼制符菉主人!”

赵敏声音依旧清冷,听不出半点的波动。

“通过刚才的攻击来看,我们麻烦了,攻击肉身无效,毒术对他也无效!”

“关于巫术,多少我还是看过一些典籍的,我们的攻击不是无效,而是不够,他只是能抵挡下来罢了,而非可以随易破解。

刚才他吐出你打入的毒素后,势必身体也受到影响!”

两人在暗中快速交流,并没有立即再行攻击。

而黑袍中年人同样也在观察二人,同时缓缓凝聚法力,恢复着体内的伤势。

其实,他正如赵敏所说,刚才的一番攻击并不是无效,就是攻击力度不够而已。

在赵敏突然爆发之下,他分出体内力道后,终是被李言毒气所伤。

不过,让李言和赵敏两人猜错的是,黑袍中年人并不懂得巫术。

李言近身攻击无效,乃是黑袍中年人设下的圈套,他本体天生特殊,加之修为卓绝,这才敢于这般去做,想一举擒下李言。

他的本体乃是“水云兽”,身体构造十分的独特。

内腑脏器分处在一个个如同分离云朵模样的小空间中,似水般在体内游走。

除了头颅之外,他体内的脏器位置是不确定的。

上一刻心脏还在胸口,下一刻,那块云朵可能就如水般流到了小腹处,而或裹住肝脏的云朵却流到了胸口。

同时,他本人也能控制体内一个个分离云朵空间移动到指定位置,端是诡异之极。

李言刚才一指戳 入时,他就将一块空空如也的云朵空间移到了后背处,等待着对方攻击。

这枚云朵空间就是一个被完全独立的地方,没有脏器,没有血液,飘到后背时,之前那一块血肉也被移走了。

因此,李言直接袭杀破肤而入后,手指所触之处空空如也,对方也就是一点点外伤而已。

李言手指携带的支离剧毒完全打在了一个独立的小空间之中,所有毒素也仅仅的扩散在了这处空间中。

待得黑袍中年人感觉对方下毒后,“水云兽”诡异的身体起到了作用。

直接将那一块小云朵挤压才团后,随之吐了出来。

这般做法,对“水云兽”来说就如同刮骨疗毒之法,挖去一大块血肉,将包裹其内的所有剧毒一起带走。

正如赵敏所言,这对黑袍中年人来说还是有一些损伤的。

失去的云朵空间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重新生长而出,就像普通修士肉体受伤,血肉重生一样。

只是那块云朵中并不包含任何脏器,因此,黑袍中年人表面看起来还是给人一幅轻松驱毒之感。

这些,可都不是李言和赵敏能够知晓的了,两人也由此心中觉得黑袍中年人高深莫测了。

黑袍中年人眼中幽冷更盛。

他站在原地不动的身体,突然轻轻一个摇首,身体已瞬息恢复了之前模样,同时一声轻斥。

“你们也就是这样了!”

在李言和赵敏惊异目光中,随着他轻摇头颅,脑后齐腰的一根根长辫突得飞起。

眨眼间,分成两个方向,一前一后向着两人飞射了过来,数百丈距离瞬息即至。

在李言二人眼中,一条条乌色绳索“忽”的一下就到了面前,速度快的令他二人根本没有时间躲闪。

李言身上金光大盛,手掌挥出一道漫天金光,锋锐无匹的强劲力量就割了过去。

赵敏手上再次幻出一柄极长的蓝色长刀,刀芒乍现中也向着面前一根根长辫切了过去。

“嗤嗤嗤”声音中,两人感受到了攻击仿佛进入了一团流水之中,丝毫不受半点力量。

这让他二人的攻击如同打在了空处。

击出的力量与无处的着力于一点爆发,从攻击传来了极度不适的错力感。

这股力量传入体内后,李言和赵敏五脏六腑都特别的难受,似一瞬间绞在了一起。

他二人虽然都是法体双修,但刚才的攻击可是实实在在的体修路数,遇强愈强,而非攻击落空。

不过,二人斗法经验丰富无比,反应也是快到了毫颠。

攻击李言的那些长辫受他力道激荡之下,弯曲中,辫梢纷纷折了方向,如同翘起的蛇头。

下一刻,就向着他的身体迅急缠来。

李言双手左右一分,两团火球突兀的出现在了他的前方。

火球迎风便涨,只是顷刻间就涨大到了脸盆大小,“忽”的一下就覆盖在了前方一片突袭而来的长辫上。

赵敏同时一刀切在长辫无果后,蓝色长刀虚影立即破碎,化作一个个跳动的蓝色火苗就跃上了根根本长辫之上。

看起来好似一团团黑夜中跳动的鬼火,甚为的森冷和妖异。

李言与赵敏都是搏杀高手,两人一见攻击无果,几乎在同一时间都选择了用火系术法来解决眼前的麻烦。

中间攻防转换一气呵成,哪里有半分的丝毫的滞涩和停顿,一切浑然天成,让人根本感觉不出这是仓促间的变招。

这一切落在黑袍中年人眼里,他也不由心中一动。

“果然是大有来头,这攻防经验没有一次次的从生死中走出,根本达不到如果的圆润平滑,不过,你们终究还是嫩了一点!”

红、蓝两色火熖接触一根根长辫后,根本没有像李言二人想的那般如火遇油藤顷刻点燃。

“嗤嗤嗤!!”一连串声响中,一根根长辫从火中毫发无伤的飞出。

在两人楞神的空档,已将他们周身上下缠了一道又一道,就连二人手脚也一并绑在了里面。

随即猛的一拽,长辫迅速缩回,带着两人向着黑袍人方向拉了过去。

李言体内力量全部爆发,就想把双臂从束缚中挣脱出来,但是任他身上金光刺目到令人无法直视,身外长辫却依旧将他困的牢靠。

另一侧的赵敏亦是如此,手臂、玉颈处黑色枝叶魔花毕现,蓝色浪潮一阵高过一阵,同样没有办法脱困而出。

这令得赵敏眼中的寒芒却是愈发的冰冷。

她与李言眨眼前就已被拖到了黑袍中年人身体外,十丈之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