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零阅读 > 其他 > 谍涯无痕 > 第九百五十六章 火起火灭

“哟,你还有这本事?”中野云子饶有兴趣地问道。

“闻香知女人,走姿知男人,但凡让我看上几眼,这人的底细差不多就知道了。”林创骄傲地甩了甩头道。

“吹吧你就。”中野云子不屑地撇了撇嘴角。

“不信是吧,那来验证验证。”林创把身子伏到栏杆上,仔细观察那两人。

见那男的三十岁上下,跟自己一样,也是长袍礼帽的装束,脖子里也围了一条围巾。由于那人戴着礼帽,帽檐遮住了面容,看不清那人相貌,只能看清脚下频率很快,身上衣服很紧,虽有瘦窄之嫌,但确实显得非常利落。

而跟在他后边的女人,明显比男的年轻,也着旗袍,烫着发,脸上的表情跟死了爹一样,悲戚戚的。

“说说吧,那人是干什么的?”中野云子问道。

“咳!”林创咳嗽一声,道:“第一,这人是南方人,绝非北方人。”

“为什么?”中野云子问道。

“南方人和北方人区别很大,从走路姿态就能看得出来。南方人大概多是做生意的缘故,通常走路很快,而且身上很紧凑。而北方人则相反,走路比南方人慢一个节拍,浑身上下透着个懈劲。若是北方人脚步匆匆,那家里不是失火了就是着贼了。不信你有时间到外滩看一看,凡是脚下快的,你抓过来一问,那肯定是南方人。”

“别说,有道理。大官人,听你这话的意思,是贬北褒南?”

“不存在,我就是北方人,哪有这个想法?我用了一个懈字,看似是贬,其实不尽然。北方人讲究个气度雍容,做事最忌毛躁,小时候我要是毛手毛脚地干活,我爹肯定会骂我,说我‘跟毛张飞似的,没个稳当劲!’你想,在这种环境下,那个小孩还敢毛手毛脚?走路得不慌不忙,那才是稳当的表现呢。”

“照你这么说,还是文化的影响?”

“是。就是文化差异造成的。你看那男的,步履匆匆,衣服窄瘦,跟我说的南方人特征多么贴切?”

“有道理。一会儿让人去问问,看你说得对不对。刚才你说的是第一点,还有第二吗?”

“第二,这人经商,而且还是个当家的。如果所料不错,这个人应该是某个公司的老板。”

“嘿,奇了怪了哈,要说能看出这个是北方人南方人还有走路姿态可以做依据,他是不是老板你从哪里看出来的?”中野云子好奇地问道。

“这更简单了。脚步匆匆,说明这人不是官场中人,官场中人哪有这么走路的?都是四平八稳。不是官场上的人,衣服穿戴还这么时髦,那肯定就是做生意的了。另外,这人身上有一种气质,是那种上位者的气质,这是长期养成的,装是装不出来的。有这两条,我断定这人是做生意的老板。”

对于林创的判断,中野云子暗自点头。

因为这两个人,她认识,正是林创所说的那种人。

“还有第三吗?”中野云子又问。

“有。你看那女的,脸现戚容,给人欲哭无泪的感觉,而那男的看不清面容,但想来脸色也不好看。南方人,不坐火车,不坐客船,而跟我们一样乘坐货轮,还心事重重,估计这男的家里死了人了,或者刚刚遭逢大难,这是着急去南京或者扬州,反正目的地是货轮沿线城市。”林创道。

“真厉害,这一条也让他给说了个差不多。”中野云子心里暗赞。

“纯粹是胡说八道。”中野云子心知林创判断得差不多,但嘴上却不承认。

林创见李月旺把那两人引到一层,心中有些疑惑:“不是一层不住人吗?”

于是拽起中野云子:“左右没事,咱们去问问?一来可以接交个朋友,二来也让你见识见识你老公我的本事。”

“得啦,咱们好不容易出来,偷得浮生半日闲,看看风景多好?平白无故地去结交什么人?”中野云子笑着把林创拽到另一侧,硬挤进林创怀里,让他搂着看黄浦江的江景。

送上门来的美味,不吃白不吃。

林创那是毫不客气,左手搂着中野云子的肩头,右手藏在衣服底下,那是不停地乱动乱摸。

呵呵,不亦乐乎!

“大官人……,你真坏!”中野云子乐在其中,一点也不抗拒,不一会儿就脸泛红潮。

“呜……。”

正在这时,一声汽笛长鸣,船身微晃,江龙号启动了。

“大官人,咱们回舱吧。”中野云子已经情难自已,眼里冒着火,拽着林创往下走。

“得,老子清白要不保。”林创暗道。

下到舱里,中野云子把林创推到铺上,回身把舱门关上,过来把林创的鞋子和长袍脱掉,鞋子扔到一边,长袍扔到另一张铺上,然后迫不及待地伸手去扒林创的裤子。

“不是我不守清白,实在是迫不得已啊,希望这个事不要为人所知才好啊。”林创暗自祈祷。

这种只有自己知道的挣扎,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林创的动物本能很快就被中野云子的火给勾起来了,再也不管不顾,变被动为主动,快速把中野云子给剥了,然后疯狂地亲吻在一起。

“咚咚咚……。”

正要入港,忽然传来三声闷响,林创吓得一哆嗦,慌忙翻身而起,把手枪拿在手里。

“怎么回事?”林创紧张地问道。

“不知道。”中野云子也把枪拿在手里,警惕地望着舱门。

“咚咚咚……。”

响声再次传来,二人的火顿时熄灭了。

“快穿衣服!”

林创把中野云子的衣服扔过去,自己也手忙脚乱地穿戴起来。

中野云子慌里慌张地把衣服穿上,旗袍来不及系上最后一粒扣子,伸手敲了敲第一间客舱的舱壁。

龟田没有过来。

“八嘎!龟田滚哪里去了?”中野云子怒了,穿上鞋就要出去。

“别急,怎么跟毛张飞似的?”林创看她头发散乱,扣子还没系好,赶紧拽过她来,给她系上扣子,拢了拢头发。

这时,响声由慢转急。

林创把中野云子拉到自己身后,左手持枪,右手一拉舱门,冲了出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