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零阅读 > 仙侠 > 师叔万万岁 > 第1840章 魏朗?魔族!

“该死,我谋划了那么多年,才好不容易得到这一个身份,竟然在他的算计之下毁于一旦。”

魏朗的声音已经完全变掉了。

嘶哑中蕴含着凡人听不清的含糊味道。

想想他能够获得一个这样深入打入人族内部的身份,有多么不容易呀。

而且还是一个经营到现在名声不错的身份。

魏朗……

天恒宗大师兄。

不存在任何替换,早在掌门把它捡回去之前,这壳子里面就已经换成了这个魔族。

姑且暂时继续称呼他为魏朗。

魏朗本就是算计好了一切,让所谓的村庄被屠戮,只剩下一个被周密的保护藏起来的孤儿映入那宗主的眼神中。

那个时候,天恒宗还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三流宗门。

魏朗被宗主捡回去以后得到了妥善的抚养,而且因为他的天赋不错,在加上始终都对魔族怀有憎恨之心,宗主担心他误入歧途,所以一直带在身边抚养,就导致他的身份不知不觉的就变成了天恒宗的大师兄。

但是没有一个人知道,一直以来,魏朗表现出来的对魔族的恨意,其实都是装出来的。

他只是需要一个混入人族的身份。

而且不断的利用这个身份,不断的蜕皮,保持自己在人族的世界中拥有更好的地位。

至于说成为他的牺牲品的人有多少?

这就完全不能按照数字来计算了。

魏朗也并不记得到底让多少人成为了自己变强路上的牺牲品。

当然,他所谓的变强和其他人的变强不一样。

魏朗本身就是魔族,本身就已经极强。

所以他只需要在适当的时间,利用一个适当的机会,把自己展露出来的实力提高一些。

让自己徘徊在天才的范围之内。

就能够出其不意的获得更多的注意力。

人族向来都非常注重这方面,虽然不知为何,会在意成长的过程,而不是在意结果,但对他来说这非常有利。

一群只不过是第一次修炼的小屁孩儿,和早就已经是魔族中一方强者的魏朗。

再加上他刻意表现出来的懂事,乖巧,沉着,稳重,大师兄的名声和地位就更加声名远扬。

从没有任何人怀疑过他的身份。

加上他一直以来对魔族都表现的憎恶无比,每一次诛杀魔族的行动的时候,都冲在最前面,一剑一个魔族,恨不得将那些魔族拆吃入腹一般,更加不可能有人会怀疑的身份。

——魏朗当然不会有任何的心虚,也不会有任何的情感上的波动。

那些杀死的,只不过是比他层次更加低级的魔族罢了。

又怎么可能会引起他的情绪波动?

再加上魔族虽然贪念,嗔念和恶念三念念根强大,但却并不具有情念。

所以当然不可能会有魔族为了同族的死而感觉到伤心。

同族死亡,他们高兴还来不及呢。

因为那就意味着一个和他们抢夺资源的存在消失了,能够被侵占的资源又更加多了一份。

他们能够活下去的概率也就加大了一些。

所以怎么会有魔族真心实意的为了同族的死而伤心。

只要在诛杀魔族的行动中表现的勇武一些,就能够获得更大的回报,所以他杀魔族杀的起劲的很呢。

魏朗想到这里对云蔚恨意更大。

现在整张人皮都已经毁掉了,但完全没有办法再继续练制一张人皮。

那张人皮本来都已经被他炼制成了法宝。

随着他的身体的增长而不断的增长,让这张人皮看起来像是活的一样,虽然这法宝没有任何的作用,但却可以帮助他把魏朗这个身份扮演到极致。

可什么都没了。

但是也好在天无绝人之路。

魏朗在崩溃的嘶吼中发现了通天路,随后直接一跃而上,也不管自己到的到底是哪一层,根据自己脑海中还没有彻底淡出去的自己的形象,抓住一个人就杀一个人,凑齐人皮直接开始炼制。

到最后才练出来了,和自己原本的样貌有九分像的魏朗人皮。

虽然还是有些问题,但只要稍微加上一些演示,日后多搜集一些材料,自然能够扮演的个十成十。

而且他本来就是魏朗。

就更加多了一层信心。

只不过……云蔚!

他抽出去的那段记忆,在云蔚面前破碎,不过因为他耍的手段,所以记忆又重新凝结,回到了他的脑海中。

但是里面留下了云蔚的手段。

现在导致的情况就是他没有忘记那段记忆,但是却也没有办法把那段记忆相关的东西说出口,只要一说出口就会感觉自己的脑浆在被搅动,而且嘴巴也会被法则的力量狠狠地压制。

该死的云蔚!

狡猾的人族!

魏朗思绪回到现在,躺在地面上喘着粗气,眼睛里满满的都是兴奋,还有对憎恨,但是很快这两种情绪就消散一空。

他又恢复成了那个清风明月的大师兄形象。

无论如何,自己现在的身份还是要扮演好,绝对不能出现第二次误差,要不然下一次,自己身上,可不会那么好运的携带了能够炼制人皮的东西了。

魏朗收拾好了自己所有的情绪,离开了这个地方,这里,当然也是心魔地狱的一层。

与此同时,陷入心魔幻境中的许多人,也都悠悠转醒。

有些人是凭借着自己的力气,挣脱出来清醒,而有些则是因为苏凡给安宁下了命令,让他将这里的心魔幻境短暂的撤销。

最少让这些人醒过来,离开试炼。

至于如何离开试炼,那也简单,只要安宁愿意把他们排出去就可以。

之前的时候,安宁是担心在这试炼中,偷了自己的东西的小贼,没有办法把东西追回。

但是有了苏凡的保证,哪怕他感觉到疑惑,不安,但还是愿意一试,听苏凡的话,将这里的人直接像呕吐一样吐了出去。

他一点也不眨眼的看到苏凡:“我听你的话,把他们送了出去,接下来应该你履行你自己的职责,在这两年之内把我的簪子追回来。”

苏凡看着重新变成一个镯子,盘在自己的手腕上的安宁。

“不会让你失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